严屹宽与李依晓 摄影/周巍

羊城晚报记者 胡广欣

2016年,沉寂了一段时间的严屹宽即将迎来自己的“霸屏年”,有六七部作品将在今年播出。他主演的两部电视剧《新萧十一郎》和《五鼠闹东京》将打响头炮,在猴年春节先后播出。近日,严屹宽现身《新萧十一郎》广东卫视发布会,并接受了媒体采访。很多人都知道,严屹宽一开始不叫严屹宽,而是“严宽”。2013年,他在微博上发了一个简单的改名声明,但没有透露原因。这回,他说自己改名的原因是“想给自己一点暗示,让自己变得平和一点”。

[出走]

“以前很叛逆,你越跟我说美,我越要脱离美”

在天涯论坛的娱乐八卦版块,曾经诞生过一个“天涯四美”称号。网友讨论“厮杀”多年,终于评选出四个古装美男角色,分别是钟汉良饰演的顾惜朝、霍建华饰演的徐长卿、乔振宇饰演的欧阳明日以及严屹宽饰演的李建成。久而久之,人们忘记了“天涯四美”原来只是指角色,而直接把钟汉良、霍建华、乔振宇、严屹宽四人等同于“天涯四美”。2015年,在其他“三美”纷纷迎来自己事业的又一个高峰时,严屹宽却从荧幕中消失了。他说,他为自己安排了一段“出走”的时光。

记者:你说的“出走”具体是指什么情况?

严屹宽:在内心和现实上我都有过一段”出走”。内心的出走指的是我曾经试过演一些完全不是我的戏路的角色,比如抗日英雄、贫苦画家之类的。现实的出走指的是2014年,我给自己放了一个长假,陪太太过二人世界。2014年的时候我很累,虽然演了很多大戏的男主角,但我觉得已经到了干涸期,所以我离开了一年。

记者:出走之后,心态上有什么改变?

严屹宽:我现在落到地上了。以前我觉得,“我是火星来的,你们地球人不懂我说什么”,以前还觉得“如果这个戏我不去,我就厉害了”。因为选择太多了,十几个剧本摆在我面前,我非得挑一个最冷门的戏。身边的人都是看哪个剧本角色好、市场喜欢,我偏说不,我就对冷门的角色有想法。现在的我是既来之则安之,更加了解游戏规则。

展开全文

记者:以前感觉你是一个特别自我也特别较真的人。跟太太杜若溪结婚的时候有些粉丝反对,你还会跟他们在微博上较劲。

严屹宽:当时我觉得一定要跟粉丝说清楚,不想有什么误会。但是现在觉得误会也挺美的,时间能够说明一切,已经无所谓了。

记者:跟粉丝的相处上,现在有什么变化?

严屹宽:以前每次出席活动都是粉丝送我礼物,现在我会送他们一些小礼物,跟他们交流。因为我觉得他们给我的爱是无私的。无功不受禄,所以我要回馈他们。

记者:在你休息的一年中,“天涯四美”其他三人的事业已经发展得很不错,这会给你压力吗?

严屹宽:有一段时间我真的很反感“天涯四美”这个提法,觉得自己好歹是专业院校毕业的,不要老跟我谈美。那个时候也很叛逆,你越跟我说美,我越要脱离美。所以从《倾世皇妃》之后,我就故意去演一些跟美没有关系的东西。现在我能冷静地看待这个问题。说我美没关系,但是在美的背后,我会讲述更多的东西。我觉得自己是晚熟的,但我现在终于成熟了,之后会更加单纯地生活,更加单纯地拍戏。

[回归]

“萧十一郎变草根,也会保留经典侠义精神”

今年春节,严屹宽即将有两部电视剧陆续播出。他在《新萧十一郎》中饰演萧十一郎,在《五鼠闹东京》中饰演展昭。对演员而言,饰演这类观众熟知的角色是一个挑战。严屹宽有自信,呈现出萧十一郎和展昭的复杂和多面性。在保留经典与加入新意之间,他自有一套独特的技巧。

记者:《萧十一郎》是古龙的经典武侠小说,吴奇隆也演绎过这个角色。你的版本跟过往的有什么区别?

严屹宽:我看了吴奇隆大哥的版本,他很强,所以我的压力很大。新版萧十一郎很有大侠风范,偶尔穿插一些搞笑的东西。但是我觉得搞笑的部分可以更加丰富和夸张化。所以大家看到我的萧十一郎跟以往不同,他从一个大侠变成一个草根。这也符合过年的气氛嘛,大家总看苦情的东西,年都过不好了。

记者:为什么会想到把萧十一郎草根部分进行放大?导演有没有给意见?

严屹宽:萧十一郎一开始有点像韦小宝,一直在逃避现实,后来被卷进江湖争斗之中,他才慢慢悟到自己不能再逃避了。其实我跟萧十一郎有点像,都有一个逃避的阶段,所以接到这个角色也是个缘分。一开始这样演,是我的直觉。我问导演这样的方式行吗?导演说好,于是剧组就按照这种幽默路线走下去了。而且我觉得如果完全遵照传统去演,现在的观众可能不会买账。于是我们几个演员就抱着这样的心态,加入了一些“槽点”和话题点。

记者:《五鼠闹东京》里,你的展昭也跟过往展昭的正气形象很不同,为什么会做这样的处理?

严屹宽:这部剧里,展昭要帮包大人破案,在别人看来他是“堕落”了。他一边要稳住自己的未婚妻丁月华(郑爽饰),一边要与自己的兄弟——五鼠打好关系,一边查案,一边还要承受骂名。这个人物是一个多面的江湖老手,黑白两道都玩得转。

记者:对经典角色做出这种颠覆性改编,会担心观众无法接受吗?

严屹宽:我会保留一些经典的东西,比如武侠精神等,会把精髓保留下来。比如《新萧十一郎》,这毕竟是古龙的东西,古龙的精神一定要在戏里面体现。随着剧情的推进,这种感觉会慢慢地出来。

[改变]

“改名是给自己的暗示,让自己平和一点”

现在的严屹宽,从一个很闷的人变成片场中“根本停不下来”的话唠。出席《新萧十一郎》广东卫视发布会之前,严屹宽与《新萧十一郎》的两个女主角——甘婷婷和李依晓共同接受采访。他一走进房间,马上成为主导现场气氛的人。甘婷婷笑称:“只要他在,我们基本上不怎么说话,因为话都被他一个人说了。”对严屹宽而言,这种亢奋的状态是他工作的方式,也是他与他人的相处模式。

记者:同剧的演员都说你是个话唠,在片场也是这种亢奋的状态吗?

严屹宽:是啊。“萧十一郎”是个经典人物,我一定要认真对待。不仅是表演上的认真,包括生活方式都要认真。我希望给大家带来一个高兴的、活泼的萧十一郎。我有一些技巧让自己马上进入状态。每天早上我都自己磨一杯浓咖啡,加一点点酒,喝完就跟打鸡血一样。

记者:以前也是这样子吗?

严屹宽:以前会觉得,我自己演好就行,你们跟我没关系。但是现在我会跟剧组分享更多,这是我成熟起来的表现。我会跟大家商量明天要怎么拍、大家有什么想法,开心和不开心的事情都可以分享。对现在的我来说,和大家一起分享工作的快乐也是一个创作的过程。

记者:为什么之前会想到改名呢?

严屹宽:“严”和“宽”是两极,中间没有赤道。改名就是给自己的暗示吧,想让自己平和一点,我老觉得“严宽”看起来好像很严肃。人最害怕的就是看不见自己,要看到自己哪里对哪里错,之后就能改变。以前我是个很闷的人,这两年打开了,活得比较开心,身边的人也很开心。

记者:回来之后发现“小鲜肉”层出不穷,你会有危机感吗?

严屹宽:危机是永远存在的。包括小时候拍戏,也有无数的竞争者。以前做配角会觉得不甘,但是现在不会。就算现在让我做小鲜肉的绿叶也没关系,演员要接受这个时代。我觉得自己到了一个最佳的年龄,找到了自己的方向。

记者:现在你也开了自己的影视公司,跟妻子一起当起制片人。有考虑过当导演吗?

严屹宽:当导演太辛苦了,我还没下定决心。我做导演的时候就是我第二次出走的时候,如果有一天小鲜肉彻底替代了我,我就会去做导演了!

记者:你也跟一些小鲜肉合作过,作为演艺界的前辈,对他们有什么建议?

严屹宽:做好自己,未来一定是他们的天下。每一个人都有他的独特之处,只是阶段不同。你不能叫一个小孩子一下子变成中年人。

记者:现在你也结了婚,有没有考虑做爸爸?

严屹宽:想生个猴宝宝,希望能来得及。我觉得是时候让自己承担更多责任了,想成为一个同伴型的父亲,与孩子一起经历人生。

分享